杂念


一、信任

从前,我从来不相信职场那一套危言耸听的东西。觉得都是电视剧和小说上面的桥段。19岁辍学参加工作,第一份工作和第二份工作都没要到工资,即使这样也没有动摇过。

三年过去了,我已经从当初的一个小销售变成移动产品经理。但是本性还是喜欢将心情写在脸上。我从我讨厌的人面前走过,即使不说话也会让对方感到不舒服。

我一直伪装成熟,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21岁的毛头小伙子。棱角非常鲜明。工作三年,一直在创业公司呆着。大多都是A轮前的种子创业阶段。经历了很多项目从无到有的过程。也看见了一些项目从高调上线,到失意落幕。

理论上创业公司不应该有不透明,不应该有互相防备。创业公司大家都应该是兄弟姐妹,而不是仅仅是同事。创业公司有问题,大家都应该指出来。而不是害怕老板生气、领导生气唯唯诺诺。如果一个创业公司这些做不到,那离死不远了。老板活在自己的世界一意孤行,最终结果也是其他拼死拼活的员工与其陪葬。

毕竟老板喜欢听话的员工,但是听话的员工只是为了一份工作。他们不会思考你的指令是否有问题,他们只是机械性的完成手头的工作。公司的存亡,跟他们真的没关系。在我看来,创业公司就要一个个刺儿头。尖锐的提出问题的员工,才是真正是为了公司。至少,他们为公司思考过。创业没时间不停地试错,也没时间频繁的去开没有结论会议。

没有员工会傻到跟老板对着干的,如果他真的对老板有意见。他只会默默的打开简历,找好下家。走人。如果,真有员工不停质疑你。那你真的要思考一下了。有人质疑真的是好事,如果一个公司而且是创业公司,都没有质疑。那真是太恐怖了。最后项目失败了,老板都不知道怎么就失败了呢。明明大家都认为好,都认为没问题的。

有人可能又要说,为什么不能圆滑点。圆滑是逃避责任的一种借口。

不过,对于创业来说。真的没有什么对与错。最后公司活下来就是对的,最后悲伤落幕不管怎样都是错的。所以,上面也是我自己的一些观点。

真正好的员工,是在会议上能跟你争的面红耳赤,但是在私下却能拒绝掉其他公司高薪邀请。我不觉得开会中没有任何质疑和争论是好的,没有激烈而尖锐的碰撞,不可能有完善的产品。

这里的员工有很多人的影子,老板也有很多人的影子。

其实,我还非常讨厌一类人。这类人表面跟你说,老板说的话不一定是对的,你该质疑还是要质疑。有问题就要提出来。当你真的提出来了,他反而站在老板那边。可能这就是所谓的圆滑,但是我讨厌这样的圆滑。

归根结底,还是不信任。如果我自己创业,我会鼓励员工质疑我,鼓励员工提出问题。这里,我非常佩服之前的一位老板。他说你要是真怕我,就应该把问题提出来,而不是藏在心里。

我之前,认为不好的一类人,恰恰他们是对的,我之前认为好的一类人。恰恰他们是圆滑的,没人知道他们内心的想法。

韩寒说,小孩子才看对错,成年人只看利弊。

二、初衷

人生中第一次裸辞。还有房贷没还,说实话我也有点慌。但是再慌我也得静下心来沉淀一些东西。思考一些东西。当初为了创业,上了一年学就辍学了。后来创业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于是我变成了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,只会夸夸其谈,一个很“浮躁”的年轻人。我为了改变别人对我的认知,开始努力工作。

我努力的分享工作经验给大家,丝毫不藏私。我甚至接受了比其他人多一倍的KPI。但是这些都没有关系。因为我做的正是我热爱的。用纯银的话说,“一个好的产品经理,一定要有‘极大的兴趣’。在兴趣驱动下,自然会大量获取相关的资讯,累计到一定地步,在脑子里自然连通成基本的见解,然后把见解写下来,当这些文字比较像样的时候,才容易争取到实践的机会。”

我从小学一年级接触计算机。从小就有“极大的兴趣”。当初梦想成为一名程序员,开发各种电脑软件。但是由于上面说的,上了一年学就为了创业而辍学了。只学了一些编程的皮毛。

高一下学期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机,是一台金鹏的MTK功能机。有跑马灯的那种。当时诺基亚手机很火,而且可以安装Java扩展程序。我的金鹏连QQ都没有。于是我开始对移动互联网最原始的探索。接着我把新手机卖了,买了一部带QQ的二手手机。但是它也是自带手机QQ2007,非常老的一个版本。没有群组功能,不能访问QQ空间。于是我又开始了换机之旅。

当时国产功能机的扩展性能非常差,就算支持Java,也是只支持体积在200KB以下的Java程序。而同时期的诺基亚S40平台能兼容任何体积的Java程序。后来我发现国产手机有一个独有的扩展平台,杭州斯凯的MRP程序。(杭州斯凯,非常牛逼的一家公司。国内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移动互联网公司)。Mrp程序能在非常恶劣的硬件环境下流畅运行扩展程序。

但是Mrp入口很深,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国产手机竟然也能安装程序。当时手机QQ还为Mrp出了特别版本。UC浏览器等一些常用软件也有Mrp版本。

曾经一度对国产手机痛心疾首。明明一个很好扩展平台,非常把入口做的非常深。一般在手机里面都叫“游戏中心”,看起来很像是吸费软件。有的干脆没有入口,需要在内存卡的mythroad文件夹下,放入驱动程序DSM_GM.MRP和列表程序Applist.MRP。然后在主屏幕输入“*#220807#”才会像见不得人一样,弹出一个程序列表。恐怖的是,斯凯MRP平台在当时的市场占有率超过80%。几乎所有MTK功能机都内置了。只是有些厂家出于某种目的,屏蔽了入口。

当时Android这个救世主才初露矛头,还没有传到国内。市面上的MTK功能机,大多内置了很多吸费程序。包装和配件非常丑陋,同一个品牌的铃声和默认主题以及内置程序都没有一致性。当时的诺基亚,统一的经典手机铃声加风格交互统一的S40、S60操作系统。说的时尚点叫UI和UE有高度的一致性。这样,品牌就打出去了。

我当时对Mrp佩服至极,甚至想高中毕业后就杀到杭州,去斯凯门口求引荐。去做一名“软件功能设计师”。这时我当时给自己定位的职位。

后来我又体验了Windows Mobile、Blackberry、Symbian S60V3、Symbian S60V5、Android这些智能手机操作系统。只有iPhone没体验过,也没钱体验。我发现,智能手机才是以后的方向。尤其是Android系统,硬件性能在发展,人们的审美水平也在提高。

我当初甚至想高中毕业,就去创业。拿着原本要上大学的学费去开一家手机公司。我来设计体验部分,用现在流行的说法叫ROM。硬件拿MTK高度集成方案,找一个代工厂生产。

 

我甚至去百度知道提问,事实证明没人理会我这个傻逼问题。这么多年了,也没有人回答过。

后来,拿高度集成的方案PCB+高体验度的Rom+代工厂+漂亮的包装盒+精良的配件成为了国内所有创业的手机公司的基本思路。

整个高中三年几乎没学习,就想这些了。所以高考成绩也很差,正好当时高博教育有移动互联网专业。而且他们不看高考成绩,据说还是本科。我当时感觉天上掉了馅饼正好把我砸中了。热爱的专业+优美的教学环境。拿着16800块钱就来报名了。

报名之后才发现,本科是成人教育。需要参加成人高考。不过对于刚刚参加了高考的人来说,成人高考实在太简单了。我轻松就超了理科本科线100多分。成绩比高考好多了。

我高中时的初衷,就是开一家手机公司。设计自己的ROM,抛弃低逼格的包装,使用精良的配件。但是这个愿望估计一辈子也不能实现了,不说能力不够,目前市场也没有机会了。

后来我上大学了,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网站和App,分享很多有意思的活动和地点。能让宅在宿舍打游戏的同学能出去看看。外面的世界很精彩。

我甚至在做销售(我在这家公司做了2个月销售1个月编辑)的时候,找到了我当时的老板。拿着我这个想法的产品策划书给老板看。当然老板觉得不靠谱,但是为我后来了两次转岗(从销售转岗成为运营、再从运营转岗成为产品经理)提供了信任的基础。

从这家公司离职以后,我又把当初那款产品拿出来看,又做了一些修改。拿着去找苏州一位在这个领域的前辈了。当时前辈给了很多建议,分享了很多自己做这个领域遇到的坑。我也就不了了之了。但是最近,我发现同类想法的产品越来越多。而且也有很多拿到投资的。正好加上,上一份工作非常失意。

我又开始了这个念头,我要做这款产品。这是我的初衷。

三、接下来

这款产品跟旅游有关,我用我的观点说。是接地气的旅游。旅游一词的含义,“为了实现某一目的而在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过程”。只要是空间上从甲地到乙地的行进。

难道一定要去景点才能算旅游么。

项目暂时保密。如果能有几会自己创业,我就要把想法实现。如果没有机会自己实现,我加入一家旅游类的公司提供我的思路。

项目名字暂定为“消磨时光”。我打算用2天时间先把原型设计出来,然后重新写一份详细的项目计划书。带着计划书找前辈看看,能做就自己做了。

其实,我本来已经对创业彻底失去希望了。因为看到周围的朋友、自己加入的公司。种种问题因为创业而起。

但是现在机会实在是好。各种孵化器、天使投资人。国家也在鼓励创业。总理都去3W咖啡“喝了一口互联网的泡沫”。

大家明知道成功几率很低,为什么还在坚持。我是该找个事情坚持做下去了。至少这次我是真的想好了,本来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还没有明确的打算。我整理了一下我的初衷,以及为什么要实现初衷。

总算想明白了。原来是我心里一直有个未完成心愿。

后续:这个想法还得再拖拖,等我有足够的把握做好再去做。